[農友來函] 給阿吉兄...

[農友來函]

給阿吉兄...

(回應:網路公投結果)

  這是來自臺東池上的何農友所寫來的, 對小弟頗多鼓勵, 也提出他對目前
農業環境的許多看法, 十分切中要害, 值得大家一起參考.

  也歡迎大家踴躍提出自己的看法給大家分享.


Date: Tue, 24 Feb 1998 01:37:41 GMT
To: w54001@wind.cc.ntnu.edu.tw
From: River 
Subject: 給阿吉兄...


阿吉兄:

看了您的來函, 心中頗有些感觸... 提供給您參考一下.

在下從小在台北出生, 台北長大, 也在台北唸書. 結婚. 就業...
本來壓根兒不知道農業是什麼--甚至於連大學唸的科系都和農業一點關係也沒有!
後來, 在一些偶然的機會裡, 接觸到農耕生活,
使原本在廣告和房地產界醉生夢死的我, 如大夢初醒一般,
毅然決然的搬到池上的山裡, 開始我的農業生活.

說實在的, 一剛開始很不能適應;
一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大少爺一下子進入一種純然勞動的生活方式, 而且沒有電視.
電影和各種城市型的娛樂... 不管在體力上. 精神上, 都受到十分嚴格的考驗.
再加上自己不是科班出身, 也不是農家子弟; 待了一陣子, 真想逃走哩!!

然而, 當我的作物第一次收成的時候--雖然產量少得可憐--內心的那種滿足和歡娛,
真是罄竹難書! 這種難言的喜悅和逐漸適應的心情, 讓我又留了下來; 一轉眼,
三年過去了, 老婆和剛出生的小孩也接到山上來住...
這才算是正式成為一個甘心而專務的農民.

我的土地是承租地, 由土地銀行代管的山坡地; 坦白講, 耕作環境和一般的田地相比,
簡直是[整人專家]; 每年[跑山], 逢大雨就斷路; 沒事好好兒的路會出現[流氓溪],
把路給切成兩半, 教人進退不得... 好幾次, 開山的怪手甚至讓泥漿給埋了!
我帶著怪手司機被土石流追著逃命. 個中滋味, 如人飲水.
只是當年來到池上時並不是自耕農, 不能購買農地.
而且池上農地的價格不是普通的昂貴, 只好買下荒廢山坡地的承租權, 靜待公地放領;
期間就外行充內行的開墾經營.

我週圍的土地數百公頃, 只有少數幾個地主持有... 他們也是農民, 也從事耕作;
只是實際從事耕作的是農事工, 不是他們自身;
這些地主還是每天開著吉普車交際應酬, 當梅蟲, 桔蟲, 檳榔蟲, 果菜蟲... 我想,
這是另一種形式的[不事生產]; 而農事工們, 每天辛苦的工作,
工資雖然不錯(男工1200元/天, 女工1000元/天. 坡地砍草2000元/天 ),
卻沒有一般勞工所能得到的保障; 甚至隨時會有被解雇不用的危機(比如說, 生病了,
受傷了... ). 而這些大地主農民, 在我來看, 是典型大自然的蛀蟲!
只考慮利益而不考慮其他, 所以大量砍伐樹林, 挖光地表, 濫用殺草劑,
大量使用化肥. 未經腐熟的動物糞便, 各式各樣的劇毒農藥... 現在, 整個北台東,
只剩下我的地方還有螢火蟲, 其他地方都絕跡了! 對不起, 我忘了說明;
我個人是很理想派的在實施自然農法, 栽培枇杷和蔬菜.

談到台灣的農業, 我個人的感覺除了悲哀還是悲哀... 農民無知, 政府無能,
土地無力, 蒼天無語! 改良場專做一些[熱門]而有績效可觀的研究 (對不起,
無意冒犯; 只是說明我在台東的所見 ), 農民則盲目的跟著市場價格在耕作,
常常就被埋葬在高價的迷夢之中.
有機栽培被認為是神經病--這種話居然出自於農會和改良場指導員的嘴! ^_^
我反正被說習慣了..
產銷班更是一種公然利益輸送的奇怪組織! 在我個人來看, 台灣的農業前途,
本身就危機重重, 一旦加入WTO 或GATT, 可能會造成全面性的農業崩潰吧! 我覺得...
至於農地是否為農用, 其實已經不算是重點課題了.

阿吉兄, 您猜, 大多數農民的植物保護知識從哪裡來? 您們這些辛苦研究的專業人員?
政府那本陳舊的植保手冊? 各大學機關專家學者的研究和著作? 不! 是農藥店!
農民們對用藥的知識, 十之八九是來自農藥店的指導!!可怕嗎? 但很真實...
肥料怎麼下? 問農藥店, 被蟲咬了! 問農藥店. 連拉枝. 套袋. 採收. 保存...
等的諮詢, 都還算是農藥店的業務! 這種農業經營的方法和心態,
您能接受嗎?!說真的, 我不能; 也不知道農政單位了不了解這種現象... 我只知道,
我拚了半死去學三年的農業知識, 居然遠遠超過我們這一村所有世代務農的老農民;
不知道我們過去吃到肚子裡的倒底是些什麼東西...

我的枇杷上市了, 一台斤賣120~~150元, 有一大堆人一面罵我沒良心賣那麼貴,
一面10斤10斤的買回去吃; 鹿野的枇杷剪粒搶收, 也趕著上市了, 一台斤賣90元;
一堆又一堆的放著壞掉... 農改場的人來問我用什麼祕訣種植, 我回答:
我採用準有機栽培. 您猜怎麼著? 他們笑著跟我說:[你別鬧了! 這種產量跟外觀,
怎麼可能是有機栽培的!?你不說就算了, 也不用這樣耍我們呀!]
所以我只好帶他們去看我的果園--不用殺草劑, 不用化學肥料,不用化學農藥的果園.
即使親眼見到了, 他們居然還是不相信! 這是什麼世界?

看完了您的勞騷, 我覺得很感動; 總算看到默默耕耘的傑出專家,
在為我們的農業而努力. 同時, 也想鼓勵您一下, 這一次的問卷調查,
無論參與的人數或結果如何, 在我看來, 都是一次成功的努力! 因為, 我永遠會記得,
當我四甲地的枇杷第一次收成不到1200台斤, 還要拜託人家吃時的沮喪,
和現在平均每年都會有將近 10000台斤, 人家要拜託我賣給他們的平靜... 我相信,
您努力耕耘, 必然會有相對的回饋. 我只是個小農民, 不懂國家大事,
也提不出什麼好建議. 您是學者, 正可以為我們在國家機器裡奮鬥! 我祝福您,
也希望您不要因為這一點小事而沮喪.

祝  好!

台東/池上/鳳凰山農場 何至育
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Life is a River, called The River of No Retutn...
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稻花香裡說豐年選單
快樂農家首頁